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舟行诸天

第735章 林昭骑马看打戏,黛玉静坐闻吠声

舟行诸天 明少江南 3251 2019-08-22 13:33

  一群长安城的顶级衙内打架,还不敢用兵器,只敢用拳头,可见他们都是典型的有脑子没胆子。

衙内打架,彼此也怕闹大的事端,所以最多将对方打个鼻青脸肿,头破血流,随便杀几个倒霉的下属仆役,基本上就不了了之。

毕竟在他们眼里,下属或仆役的命不值钱。

双方不管是谁,难不成还有胆子将对方置于死地不成?

那双方家族可就不死不休了。

即便是那些衙内,也承受不起这么大的风险。

所以,这些衙内不过是学小孩子打群架罢了。

锦衣卫闲得蛋疼管一群豪门纨绔打群架。

在场的诸位不是傻子,林昭只是简单地提了一提,大家便心领神会。

于是林昭继续淡定的开会,将圣驾来临之时,诸人的职责安排好,方才领着一百多个亲兵,慢悠悠的向事发地点而去。

当林昭赶到地方的时候,酣战还在继续……

交战的双方,有的他认识,有的他见过,有的他虽然没见过,却知道他们的身份。

当然,说的是一部分人。

因为大部分人是武卒,是统兵将军的亲兵。

和衙内打架这种事,只能有亲兵上场,外围士卒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向这帮身份尊贵的衙内动手?

报信的亲兵说得对,双方确实没有拿武器

所以,尽管打起来拳拳到肉,可是却少有人叫出声,顶多也就闷哼一声。

估计这帮纨绔都说是练过武的,手下亲兵也都是英勇血性之人,若是连这点痛都忍不住要咋呼,那还是不要练武当武人亲兵了。

不够丢人的。

找机会打回来才是正经……

林昭端坐马上,看的是津津有味。

往常看军中悍卒交战,都是彼此以军阵对战,那打的一个齐整。

哪像现在,堂堂军营就像街头一般,一群穿着高贵衣衫的纨绔,如同混混一般厮战。

要知道,他们可都是什么侯、什么伯的世子,各个身份贵重,走到京城的街上都是横着走,那些叫嚣“家父是刑部主事李刚”的家伙见到他们,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但却在这里打的热火朝天,如耍猴一般。

这让他怎么不会看的津津有味?

当然,看热闹的不只是他们,还有龙禁卫、御马监、京营的将士们,也在远方观看,只是没有林昭他们靠的这么近罢了。

不过,场内不知有打架的,还有在一旁面对面说话的。

比如角落中就有五六个家伙,虽说身上衣衫朴实无华,但却是气度非凡,年龄也不小。林昭扫了他们一眼,不由得眼睛微微一凝,但是随即没放在心上。

不过是几个当世顶尖武林高手而已。

看来彼此认识,所以一个劲的攀交情,没有像他们的东家那样急着动手。

或许在武人当中威名赫赫,整个江湖都有他们的传闻。

但在林昭眼里,不过是路人甲而已。

一个指头就能解决的事。

他在扬州的时候也杀过几个,浑然没放在心上。

看来大周朝的绝顶高手,哪怕身份超然,也一样摆脱不了功名利禄的影响,给一群侯、伯世家当武师。

就算此时站在一边自重身份,那也是兀在那里啊。

这么说的话,眼前这些家族还是很上进的。

至少在武学上懂得投入资源。

看看荣宁二国府,姓贾的尽把资源投在酒色财气身上了。

林昭正看得有意思之时,忽然大营后面现出一行人影。

为首者是一位蟒袍青年,身材高大,眼睛细长,目光透出种种不屑。

他身边站着一个太监,弯腰驼背,手里拿着一张弓。

竟然是一个王爷。

大周朝能穿蟒袍的,只有皇族中封王的才行。

即便是四王八公当中身份最尊贵者,也只能穿斗牛公服。

只是,这位王爷身边的老太监,举着弓箭,要干什么?

林昭在远处看着,丝毫没有阻拦的想法。

……

午后,黛玉小睡片刻,丫鬟婆子们伺候着起来,便有凤姐过来,笑着说道:“巧姐可给你添乱了?”

黛玉笑道:“巧姐可爱的很,我正想着当她先生,二嫂子可不准推脱。”

凤姐大喜,哪里听不出来黛玉话语中的亲近之意?当即说道:“有个县主当先生,我可是求之不得呢,对了,老太太在说笑呢,史家婶母也来了,咱们一起坐坐吧!”

说罢,将巧姐交给奶娘抱着,凤姐便拉着黛玉的手了贾母的院子,众人正围着贾母说笑呢。

见到黛玉进来,除贾母外,众人忙站了起来,笑道:“咱们的县主来了。”

忠靖侯史鼎的夫人是过来和贾母商量事情的。

史湘云在大观园有自己的住处,唤做“潇湘馆”,今日听闻婶母过来了,她自然要陪着。

不过也因史鼎夫人在,湘云不敢拿大,心中虽对黛玉不满,也只好跟着站了起来。

厮见礼毕落座。贾母道:“我也知道你如今管着家,忙的很,只是你也很该多出来散散心,我们那园子你也就走了那么一两次,都没看完呢,下次我置酒,等你哥哥随扈回来,你兄妹俩都来,咱们娘几个好好儿逛逛。”

黛玉忙笑着应是,又道:“虽说管着家,但我年纪也轻,给母亲去信太远,所以一直多请教二嫂子。现如今我把二嫂子的存活掏干了,便一门心思想着孝顺外祖母了,先前难免有些地方不周全,失了礼数,望外祖母勿怪。”

贾母笑道:“听听,听听,我这玉儿也被凤丫头带坏了,用到我了才想起孝敬外祖母了。我可不管这一套,我只担心你们闷了些,便是要管家撑业,到底你们还年轻么,热闹些好。”

黛玉笑道:“哥哥事务繁杂,我每日也要进学,哪里就能闷了?也只有外祖母疼爱之心,才觉得我们闷了。”

贾母心内喜悦,口内却道:“罢呦,甜嘴滑舌,都是跟凤丫头学坏了。”

凤姐忙道:“老祖宗冤枉,林妹妹嘴甜,是你老人家遗传的,怎么就赖到我头上了?老祖宗,我是不服的。”

贾母故意怒道:“不服也得服!就是我说的,刚才我说玉儿带坏了,你不反驳,如今说道油嘴滑舌,你反倒慌着辩解,可见你是个油嘴滑舌的。这一干姐姐妹妹,都叫你给带坏了。”又叫把巧姐儿抱过来:“别和你妈坐着,学她那副破落样,还是和你林姑姑坐罢。”

巧姐儿早和黛玉十分熟悉了,也不哭闹,乖乖的坐在黛玉怀里。

凤姐装模作样的抹着眼睛,假哭道:“老祖宗这是有了林妹妹就不疼我了,你看现如今巧姐儿都跟着你学了,这还是我亲闺女呢,不像我,反越发的像林妹妹去了。”

众人俱笑了起来,道:“就是不像你才好呢,都像了你,就翻了天去了。”

凤姐自己也掌不住笑了起来。

宝钗、三春也都十分喜欢黛玉,正要开口之际,湘云已经捷足先登,娇笑道:“林姐姐做了县主就是不一样,现在还上什么学?我常听人说,自古女子无才便是德,女子当以贞静女工为主,读书是次,怎么林姐姐反而本末倒置了呢?”

黛玉微微一笑,眼睛扫过湘云,正要说话,她身后的容嬷嬷已经站了起来,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