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间最得意

第七百四十九章 日月者,人间也

人间最得意 平生未知寒 6827 2019-10-09 21:46

  比起来叶笙歌,已经统治了妖族三百多年的武帝,更让他们折服,只是之前他们在那座大殿前,看着那位武帝陛下被叶笙歌斩杀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怎么现在又重现人间了?

武帝悬停在半空中,那黑袍上的花纹此刻似乎便要清晰可见,这是妖帝的帝袍,堪比世间最强的防御法器,只怕是一般剑仙,拿剑刺上好些剑都不见得会毁坏。

他看着远方的那座剑山,又看着这些大妖,平静道:“都是活了几百年的人了,还怎么蠢。”

这句话不是针对某一个人说的,而是对在这里的所有大妖说的。

那些大妖跪在地上,听着武帝这句话,有些已经开始回忆起这件事的始末,如同武帝所说,活了这么多年的人了,怎么可能真有这么蠢,即便是偶尔被蒙骗,也不会一直都被蒙在鼓里。

很快便有人想透了。

只是如今,事情已经演变成如今这个地步,还怎么收场?

正所谓骑虎难下,便说的是现在这个局面,妖族大军已经南下,他们这些大妖更是已经来到了剑山,虽说形势一片大好,可是说不得现在便有多少剑士往北方而去。

人间生灵涂炭是一定的,要是他们这些沧海修士最后也落败了,这场大战,得不偿失。

只是现在武帝出现在这里,让他们平添了许多胜算。

“陛下您要亲自出手?”

在短暂的惊讶之后,总算是有大妖开口了。

不说现在剑山如何,武帝只要出手,那便是真正最利好的局面,武帝当初为何要假死这事情先不说,毕竟是做了这妖土三百多年的妖帝,武帝在他们的心里,还真是如同天上神祗。

天幕之下,之前唯独只有柳巷可以匹敌。

可现如今,柳巷已然自斩一刀,还有谁?

武帝叹了口气,看着那远方剑山,轻声笑道:“说到底,还是和妖族无关,和什么亿万子民也无关,只是朕觉着,这辈子不和柳巷一战,便好像差些什么。”

“没有长生便已经十分遗憾了,要是在离开人间之前,还没能和柳巷打一场,便是遗憾到了极点了。”

说着话,武帝缓慢朝着剑山而去。

一众大妖都跪着,还没有能起身,武帝刚才说的那么一番话,其实已经说得很清楚了。

他离开人间之前,还有一场大战,这场大战,是和柳巷的。

这便是在告诉他们,在这之前,不要做些什么。

做些什么和不做些什么,其实都没有什么用,人间胜负一说,还是要在这两个男人身上。

为什么之前会有山河和妖土开战?还不是因为这两个男人一个离开了人间,另外一个境界下跌吗?

妖后看着武帝走到自己身旁,仍旧牵着自己的手,这才柔声说道:“陛下还是要走了?”

武帝第一次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丝,轻声问道:“你喜欢我还是喜欢肚子里的孩子?”

这三百多年里,妖后没有听过武帝任何一句情话,就连这样的话,也是第一次说而已。

武帝看着她,没有让她给出答案,只是牵着她的手,就这样走到了剑山上空,那座剑山大阵在运转,但是在武帝眼里,其实不太在意。

他看着剑山,沉声说道:“柳巷,可否一战!”

声音不大,但以雄浑妖气带着那道声音穿过剑山大阵,传遍了剑山上下,问剑坪上的那几位剑仙尚且能够接受这道声音,可是剑山别处许多弟子便都只能抱着自己的脑袋,面露痛苦之色了。

武帝三百多年不曾出过手,之前的那一次出手也是除去大妖们之外,没有人看到过。

对于武帝,对于很多人来说,武帝就是一座山,就是这个世间的一座最高的山,整日听着旁人说这座山如何高大,如何雄伟,可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亲自攀爬到那座山上去过。

没有人知道那山上有几棵树,有好多草,没有人知道当明月落到那座山上的时候,会是什么样子的。

有的只是想象。

柳巷站在崖边,一身气势隐而不发,看着还是那般,但是那双眼睛里,早已经多了些其他的东西。

在他身后不远处,站着的是白知寒李扶摇这数位剑仙。

严师的年纪最长,但境界不是最高,听着那道声音传进来,不由得感慨道:“这是人间最重要的一战了。”

武帝和柳巷,在这数百年里,一直都是两座高山,可两座高山不曾相遇,也不曾相撞,如今要一战,是要分出当世谁到底是最强。

当然胜出的那一位,自然之后也能左右人间的局势。

现在武帝已经邀战,能不能接下,便要看柳巷怎么想了。

他仰头看着天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还没有说话。

白知寒看了李扶摇一眼,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,这才轻声说道:“这场架肯定要打起来。”

李扶摇看了他一眼,不知道在哪里拿了壶酒出来,自己喝了一口,这才把酒往白知寒那边一丢,松了很大一口气,说道:“有幸看柳剑仙和武帝的巅峰一战,自然是不枉此生,只是之后的大战,好像也免不了。”

白知寒仰头一口饮尽壶中酒,要是之前任何时候有武帝和柳巷一战,这都是个对剑道极度有裨益的机会,观战之后,说不定境界还能往前走走,至于胜负,却都是没有那么在意的,可是在这个时候,这场大战,他们还真是要去在意胜负两字了。

天幕下最强两人,今日一战,战场是要选在剑山?

这或许才是更多人要去想的。

李扶摇坐下之后,已经开始调动经脉里的剑气修复自己那个其实受了重伤的身躯,有那个故事的结局摆在他眼前,即便是此刻柳巷已经重新回归巅峰时期,李扶摇也都不会掉以轻心。

反倒是会异常认真。

……

……

柳巷在崖边看了很久的天幕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只是很快,那座剑山大阵便彻底失去了踪迹,他看着悬停在半空的那位武帝。

笑了笑。

然后柳巷高声笑道:“入云一战!”

随着这句话说出来的同时,还有剑山上无数剑齐齐飞向天幕,它们比柳巷更先一步。

那些剑有残剑,也有好剑,都是来自于剑冢和洗剑池。

除去这两个地方之外,并没有剑士佩剑被柳巷唤走。

但即便是这样,也有不下万柄剑齐齐飞向天幕,光是这一刻,便真的能够称得上遮天蔽日。

当代剑仙中,万尺独创御剑法门,成为除去柳巷之外的最强剑仙。

柳巷并没有独辟蹊径去学万尺的御剑法门,而是只依靠一身充沛的剑意御剑这万柄之多。

说起来,这样的柳巷还要比万尺更强。

这至少说明柳巷一身剑意,绝非一般剑仙可比。

万柄长剑,齐齐悬于天幕,若是这剑上再站着万位剑仙,这该是何等壮阔的景象?

只是即便没有那万位剑仙,也足够壮阔。

他在万剑之后来到天幕之上,武帝也松开了妖后的手,后者很明白这场大战意味着什么,很快便去了远端。

天幕之上,很快便只剩下在那悬停在天空的上万柄长剑前的柳巷,以及一身黑袍,整个人都如同刀削出来的武帝。

柳巷看着武帝笑道:“三百多年都没有生出这个心思,为何还是想着要和我一战?”

武帝坦然应对,“世间修士何止千万,唯独你柳巷一人是朕之敌,之前看着长生大道,自然没时间来看你柳巷,可是今后,长生断绝,人间本无趣,唯独你有趣,朕又怎么能不和你一战!”

同武帝比起来,柳巷倒是要淡然许多,“本来我已经寻到了长生之法,偏偏又出了事,现在也只能和你一战了。”

天幕之下的两位至强者,不管是因为什么,但总是站到了这里。

武帝负手而立,头顶之处已经阴云密布,云海里一个十分巨大的旋涡已经渐渐形成,这样的景象,就像是在那座巨城里,他出手和叶笙歌一战之时那样。

他站在云海之下,看着柳巷,看着自己这个三百多年来,唯一的敌手。

柳巷看着那幅景象,感受着那些个在其中肆掠的妖气,没有什么表示,这才是武帝的起手之势,光是身处这个旋涡里,一般的沧海修士,只怕撑不过太多时候。

这才是真正的武帝。

哪里像是之前在大殿前,叶笙歌面前展现出来的那样。

武帝身躯还是如同常人大小,但是那个巨大旋涡一旦形成,武帝身侧便生出无数道磅礴的妖气,如同实物,卷杀而来。

同样这云海之下,也生出了好些剑光,有的明亮,有的黯淡,五颜六色,看着让人眼花缭乱。

妖气和剑光相遇,仅仅片刻,便有一幅更为诡谲的景象出现。

那些妖气被剑光斩落,落到地面上,便炸开了一片山峰。

剑山四周,有着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。

这一场大战之后,不知道会不会波及剑山,但是很显然,在剑山四周的那些东西,便一定会变得狼藉一片。

武帝伸手握住一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的剑光,瞬间将其捏碎,碎裂的剑光四散而下,看着也十分骇人。

四散的剑光和四散的妖气,渐渐在这两人周围形成一个巨大的光圈。

在光圈里面,剑气和妖气相撞,是无数生灭的景象,此刻不管是谁贸然进入这里,都一定会被剑光和妖气撕扯成碎片。

即便是剑仙和大妖,也不例外。

李扶摇抬头看着天幕,整个人怔怔出神,他不是没有看过如同柳巷这般的绝世强者出手厮杀,朝青秋在剑道上的造诣,可以说绝对不在柳巷之下,可是朝青秋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如同武帝这样的绝世对手,自然也不会有这样一场旷世难遇的大战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看到这一场大战之后,李扶摇可以负责任的说,之前看到的所有大战,都不如此刻这一场。

若是朝青秋也生在如今这个局面下,会如何?

是力压这两位,还是被这两个人的锋芒掩盖?

说不清楚。

李扶摇只能抬头认真去看着这场大战。

看着那些剑光和妖气。

武帝和柳巷始终离着一定距离,这两位都是当世最强手,厮杀起来,自然不会拘泥于形势,换句话说,柳巷即便是不到武帝身前一丈之内,其实也不会有什么问题,而对面的武帝即便是让柳巷落到他身前一丈之内,也不会有半点惧怕。

柳巷身后万剑还未动,武帝的法相也还没出现在这个世间,这便是说明这两人大战,直到此刻,也都还没有真正的到了倾力而为的时候。

武帝再度一只手捏碎一道强大到了极致的剑光,然后这才从云海里抽出了一柄刀。

武帝用刀,世间无双!

只是很少有人见过武帝用刀杀人,更很少有人看见武帝拿出自己的那柄刀。

他偶尔出刀杀人,都是扯来一缕云气幻化成刀。

因为他还没有遇到过要动用法器杀人的时候。

今日遇见柳巷,武帝也是不曾立即提刀。

只是手中有了云气幻化成的长刀,武帝对着柳巷便是一刀劈砍而出。

那磅礴刀气如同一尊巨大的狼王咆哮着朝着柳巷而去,柳巷的身前很快生出数道剑光,但是遇到这一刀,也都是一触即溃。

那一刀气势之大,只怕是整个世间都断然难以找出第二人能够硬抗。

柳巷御剑万柄,但那柄三两却始终都在鞘中。

等到那一刀快到身前之时,柳巷身前凝结出了一柄无比巨大的长剑,剑尖遥遥对着的,就是那一道浩瀚霸道的刀光。

砰地一声巨响。

天空好像出现了一道裂痕。

两人交手,似乎便撕裂了天幕。

柳巷这一剑并未拦下武帝,而那一刀也未能斩杀柳巷,只是余威朝着柳巷身后散去。

一刀余威,最后落到了某座山上,彻底将那座高山斩开,变成了两半。

人力不可造就这样的景象。

但是修士似乎几不算是人了。

柳巷没有转头去看,只是笑道:“果然不愧那个武字。”

妖族的帝君们在成为妖帝之后,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尊号,这些尊号的来源其实很难说清楚。

比如第一任妖帝是穷奇一族,便有个穷帝的称号,只是从种族出发,才有了这个尊号。

之后的妖帝里,有叫做云帝的,有叫做风帝的。

才成为妖帝的叶笙歌也有个女帝的尊号。

这位妖帝的尊号绝对是与众不同。

武帝。

这要有多强才敢有这个尊号?

柳巷一言之后,随即便说道:“看剑。”

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。

武帝有一刀,那柳巷便一定会有一剑。

柳巷抬手,身侧一道明亮的剑光生出。

两人距离不远,那道剑光生出之后应当很快便落到武帝身前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这道剑光却异常缓慢,这段距离不长,却是没有立即落到武帝身前。

剑光忽然在半空中分裂开来,变成了数道剑光,然后那数道剑光继续分散,席卷了不少剑气。

速度徒然加快,很快便来到了武帝身前。

武帝手里提着刀,一只手揽过一片剑光,剩下的好些剑光落到了他的衣袍上,那些花纹突然明亮起来,直接消散了那些剑光。

只是那些碎裂的剑光很快便合成了一柄剑,那是一柄金色短剑,朝着武帝的眉心便去了。

武帝伸手握住那柄金色短剑。

那柄金色小剑剑光大作,无数剑气从武帝的手掌里跑了出来,那些剑气又变成了一道道小剑。

柳巷这一剑,当真是古怪不已。

武帝不得不松开那只手,手心已经遍布血迹。

而且在他松开那只手之后,那些小剑便都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那些剑气恐怕才是这个世间最为凌厉的东西。

武帝眉头微微蹙起,但很快便舒展下去。

他再一伸手,无数磅礴的妖气从身前生出,尽数拦下那些剑气。

但还是有些剑气散落下去。

散落到了远方,最后落入一条大江里。

这一次,是一条大江炸开。

两人这一刀一剑,在那些大妖和剑仙眼里,便是最美的风景。

这就像是一群学画的弟子,看着两个天下最顶尖的画师拿着刀和剑画出一幅世间最美的画。

……

……

画画的人专心致志,看画的人也是如此,这个时候没有种族,也没有两方对立,只有眼前的这场大战。

没有任何人能够做什么。

柳巷看着武帝,那一剑不成是早就知道的结果,这个时候一只手已经搭在三两剑柄上,笑道:“试探也试探完了,那就真的打一场。”

武帝也不言语,这一次松开手里的那柄云气所化的长刀,伸手在半空一拉,有一柄狭长的铁刀便出现在世人眼中。

众人都知道武帝绝不轻易出刀杀人。

所以不管是大妖还是剑仙们,都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武帝拿出这柄刀。

按着之前流传很广的说法,那柄刀叫做日月。

日月者,人间也。

那武帝呢?

柳巷呢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