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谍海猎影

第七一四章 栽赃(四)

谍海猎影 眀志 2847 2019-08-22 11:43

  温玉庆的意思是,这些电文并不是从南京发送出去的,至少也在千里之外,所以也不能保证是不是从日本或是东北发过来的。

邓有仪不是电讯专业人士,只知道皮毛,但不并不怀疑温玉庆说的话。

温玉庆只对委员长负责,不会有意包庇马春风。

其他人也是这样的想法。

但谷振龙心里猛的一跳。

他微微抬了抬眼皮,看到陈祖燕正在看他。

再一斜眼珠,陈超和马春风的视线也在他身上。

他们同时想到了去年六月发生的藏本事件。

方不为人在船上,不也照样发来了示警的电文?

赵世锐也是因为这一次,顶了方不为的功劳,才升成了少将。

这次没轮到谷振龙摇头,陈祖燕直接做了暗示。

这事不可能是方不为干的。

“当务之急,还是要抓紧时间查证……还得劳烦温司长,看能不能再截获到类似的电文……”陈祖燕说道。

“娘稀皮,光在这里胡猜有什么用?”委员长也醒悟了过来,大声骂道,“一群饭桶,竟能让刺客混进会场?”

谷振龙和陈超先低下了头。

他们二人是首都宪警部门的负责人,此次大会的警卫就是宪兵司令部和首都警察厅两个部门负责,出了事,就数他俩的责任最大。

下来才是特务处和特工总部。

又是一通臭骂,所有人都被撵了出来。

陈祖燕特意将谷振龙,陈超和马春风叫到了自己的车上。

陈祖燕是此次案件的侦办负责人,也是特工总部的实际掌控人,谷振龙是宪兵司令部司令,陈超是首都警厅厅长,马春风是特务处处长。

这四个是南京宪警特务部门的具体负责人,委员长也早下达过让他们联合侦办此案的命令,此时几人聚在一起,没有人会怀疑。

车上还有司机在,陈祖燕并未多言,而是将车开到了四条巷。

军事委员会统计局的本部就在这里。

四人一起到了陈祖燕的办公室,陈祖燕摒退了左右,连茶都没让人上一杯。

除了陈祖燕,其他三人各自点了一支烟,但谁都没有主动开口。

谷振龙在暗暗的奇怪:为什么怀疑到内部有人栽赃时,自己脑子里第一时间就会想到方不为?

他能感觉到,其他三位当时也是类似的反应。

日谍的这两套密码,全都接触过的,就有方不为。

就连谷振龙都不知道温玉庆掌握的那套密码的详情。

恰恰好,方不为此时身边还带着一个精通电讯破译的陈心然……

如果说都有谁盼着王兆名出意外,其中绝对会有方不为。

还有,这王八蛋离开南京的时机太巧了,还如此急迫,甚至连个像样的借口都没有。

而他上一次解救南京被日军军舰所围时,指使赵世锐寻找日本副领事的经过太过匪夷所思,知情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这次不会又是方不为干的吧?

“不要胡想了,不可能是他!”陈祖燕敲了敲桌面,提醒了一句。

他叫这几位过来,主要目的就是这个。

现在正是风声鹤唳,人心惶惶之时,别说怀疑,出现在关联名单上的人物都会跟着倒大霉,就算最后真相大白,能不能活着从牢里出来都得两说。

陈祖燕怕谁的嘴一松,当玩笑一样的说出去,听到有心人的耳朵里。

“我也是这样认为的!”马春风也跟着说道。

他不是在附合陈祖燕,更不是在为方不为开脱,而是真的这样想。

他不怀疑方不为有没有组织这次刺杀的能力,而是认定方不为根本没这个时间和机会。

也不看看谷振龙为防止方不为利用林子安的身份反间,偷跑到日本人的老窝里,把方不为看守到了何种程度?

就差关在地牢里,让方不为不见天日了。

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盯防,每日所做所为都有专人记录上报……

只此一条,就绝了方不为参与组织策划此事的可能。

既然方不为不知道这件事,那这些电文也不可能是他发送的。

算算时间,方不为明天才会南洋,此时正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上,怕是到现在,他都可能不知道南京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。

“我也觉的不可能!”陈超也说道,“而且邓有仪所说的内部人想栽赃给日本人的说法也不靠谱,我总怀疑这王八蛋故意在给雨农下绊子……”

这还用的着怀疑?

如果不是邓有仪,马春风现在都已经是少将处长了。

“真要是他干的,老子反倒要夸他一声‘杀的好’!”谷振龙冷笑道。

陈祖燕瞪了谷振龙一眼:“司令慎言。此事就此做罢,当务之急,还是要尽快查出线索,委员长只给了一周的时间……”

一说这个,四人齐齐皱起了眉头。

真要查不出来,最后肯定要找个背锅的,具体会赖给谁,他们心里也大概有数。

但先不说身上的嫌疑能不能洗清,至少“护卫不力”这口锅,他们是背定了。

“要不要把这小子叫回来?”陈超沉吟道。

“没了方屠夫,你还能吃带毛猪?”谷振龙瞪眼骂道。

“还是算了吧!”陈祖燕也摇了摇头,“你是生怕日本人闲的没事做?”

陈超猛的一噎。

他是形成了惯性思维:遇事不决问不为!

却忘了送方不为到美国避风头的初衷,就是为了避开日本人。

方不为却一点都不但心有谁会怀疑到自己。

这事真要发生了,就说明历史并没有偏移轨道。

不出一周,贺清南就会查到线索,最终查到原十九路军和斧头帮这里。

刺杀的计划,就是王亚樵和几位隐居香港的原十九路军将领在香港密谋策划,由华克之具体实旋的。

为了避闲,方不为甚至故意坐了一艘从上海出发,途径日本横滨后便直达南洋星洲,不会在香港停留的美国邮轮。

陈浩秋亲自送他上的船。

孙风鸣的身份并不难查:原十九路军连长。

南京多的是原十九路军的旧部,而且驻守上海的八十七师,就是十九路军旧部整编的,多的是认得孙风鸣的人。

:。: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